谢修衍

长歌世家(划掉)常鸽世家

   # 2020. 5. 17国际不再恐同日#

“这世上不该有歧视,尤其是关于爱情。”


颜色调的不好见谅。


【原创短篇BL】“话语”

      今天H大的校园论坛也很热闹。


#话语cp日常发糖#

【楼主】今天的齐教授和黎教授也超甜!老规矩,中文系的才子才女们,同人文还有话语cp实记的更新!化学系的学霸们也请不要一直拉着黎教授问问题了,放他去接齐教授下班谢谢!!

【1楼】坐等今日份狗粮!

【2楼】同!

······

【233楼】我好了我好了!我拍到了![图片]黎教授揉了齐教授的头发!!啊啊啊啊啊啊太宠了!!

【234楼】干了这碗狗粮!今天也被话语甜死了!!

【235楼】这就是尾随痴汉(?)的力量吗,学到了,下次也去中文系大课堂外面蹲着等糖。

······

【456楼】啊啊啊啊齐教授刚刚看了我一眼!他真的好有气质我想跟黎教授抢人呜呜呜呜

【457楼】你闭嘴!你激动干嘛掐着我的手!刚刚黎教授瞪你那眼没把你瞪醒?!!想死别带上我!!

······

 

      齐语被黎话拉着手,看着他瞪了旁边路过的两个女生一眼,无奈地晃了晃手,问道:“黎教授,你到底多大了?怎么还这么幼稚?”

      “我这是在防止学生走上错误的道路。”黎话大言不惭,脸上挂着如同狐狸一般的笑,完全没了实验室里冷冰冰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齐语一向知道自家恋人的表里不一和面对自己时的格外幼稚,也只能笑笑,两个人扣紧十指,慢慢地走回家。

      晚饭后,齐语打开电脑整理明天上课的课件,黎话就靠在他身上,翻看他刚刚买回来的文言书籍。齐语戏谑地笑着,问黎话:“当初谁费力写了一封语意不通文言文的告白信,之后就发誓再也不接触文言文的?”

      黎话慢悠悠地翻了一页,面不改色:“我觉得还是要多向你学习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  齐语的笑变得有点奇怪:“是吗?虽然很不给你面子······但,你把书拿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黎话整个人僵了一瞬:“是······吗?我还是看得出来汉字的,你不至于这么污蔑我吧?”

      齐语很认真地憋着笑:“嗯,上下没颠倒,我说的是前后——这本书是仿古制的,平常书本的背面是它的正面,翻页、排版也是从右到左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。”黎话彻底僵住了。半晌,像只被欺负了的大型犬一样把头埋到齐语的颈窝里,闷闷地嘟囔:“我不管。我就是想靠着你而已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齐语熟练地揉揉黎话的头发:“嗯,我知道。好啦好啦,给你靠着,我得继续把课件做完。”黎话瞬间来了精神,抱着齐语的腰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  等齐语好不容易把课件做完,黎话已经靠着他的肩睡着了。看着黎话眼底淡淡的青黑色,齐语无奈地笑笑,伸手就把黎话抱了起来——要是H大的学生看见,绝对是会觉得自己穿越了的——毕竟,那么温柔可亲、手无缚鸡之力的齐教授怎么可能有力气把自家冰山一样的“攻”抱起来?!

      黎话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在晃动,稍稍睁开眼睛:“齐语······我要睡觉,你不许动我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齐语抱着比自己高了不少的黎话却丝毫不显吃力,笑眯眯地答应他:“我知道,睡吧。”说着就把人抱进卧室,收拾了一下衣服就搂着黎话睡去了。黎话则是凭本能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齐语怀里,很快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齐语低头吻了下怀中人的发旋,想起学校里学生对他们的评价,轻轻勾起了嘴角——嗯,今天也是很柔弱的齐教授呢。攻到底是谁什么的,在外人面前当然是看自家恋人的心情了。


      第二天齐语起得很早,像往常一样亲了亲黎话的脸颊之后就开始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  黎话差不多也起来了,洗漱完依旧迷迷糊糊的,抓着自己的头发走到餐厅就开始吃早餐。

      咬着一片面包想,嗯,学校里那些小家伙还是有一点说对了,人妻齐语。

      ——不过是人妻攻。

      黎话突然整个人都蔫了。

      齐语端着两杯牛奶从厨房出来时就看见黎话闷闷不乐的,轻轻叹了口气:“又得哄着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事后,齐教授表示哄着自家恋人还是很有意思的——主要是能趁机会给自己找点甜头。

 

      一晃就到了暑假。等黎话把负责的实验结束,两个人就踏上了迟来的蜜月旅行——两位教授实惨,刚结婚时才出了省就听说台风过境机场都要关闭,只好又订返程机票回来,在家里困了大半个月就是开学,只好肩负起培养祖国花朵的重任。

      回归正题,这趟蜜月旅行的开始还是很何两人心意的,到结束回程的时候,黎话整个人就像是连续熬夜做了实验一般颓废,齐语反倒神采奕奕,刚到家就能一个人打扫房间、又把黎话抱回卧室休息。

      齐语看着自家恋人的睡颜,露出了个温和的、能被中文系的才子才女们吹上两页纸的笑,心满意足地也睡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是去学校报道,齐语亲自把黎话送到化学系楼下才离开,而黎话在自己前导师、现上司盯着自己后颈的眼神里红了耳尖。

      “年轻人啊~”老教授如是说。

      年轻人嘛,在长辈眼里就算当了教授也是小孩子。那种可以随时逗弄、调侃的小家伙。

 

      新的一学期,“话语”cp的论坛依旧热闹,想抢齐语教授的学生依旧热情高涨,齐教授依旧“柔弱”,黎教授依旧“高不可攀”,两个教授依旧像少年时代一样,有时间就粘糊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老教授在闲暇时逛了逛校园论坛,见到一群迷弟迷妹们在帖子里嚎叫“想和黎教授抢齐教授”,笑嘻嘻地回复了一句:“放心,不说黎话教授不可能放手,还有一个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。”——于是引来了一堆问号。

      老教授喝了口枸杞茶,自己喃喃到:“齐语那个黑心小子就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啊······”

 

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概是开学前的最后一次更文了······

之后就随缘吧,虽然有新梗了但是没时间qwq

求小红心小蓝手呜呜呜呜



【原创短篇BL】夏天

    这是属于他们的夏天。

    玻璃窗把外面操场的热浪和有空调的教室分成两个世界。一个喧闹,一个安静。

    夏延看了一眼板书,把笔记补上,用左手撑着头看PPT发呆。

    任凯在他身后补眠,微微低着头,手里拿着的笔戳到了夏延的背。“就算平时成绩还好,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地上课睡觉吧。”夏延轻轻叹了口气,把撑着脸的手放下,坐得直了些,把任凯挡住。

    下课铃响的时候,夏延在心里嘀咕:“这样僵直地坐那么长时间真是折磨人......啧,怎么又拖课。”老师意犹未尽,身后的任凯到像是听见夏延心里的话,终于睡饱了 ,把手收回来揉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,又伸到前面找夏延要笔记。

    等到任凯把第一大条笔记抄完,老师才说下课,距离下一节课也只有不到3分钟了。

    下节是体育课,老师要求在上课铃响前站好队,班上的人都在下课的瞬间冲向操场,只剩夏延和任凯还在慢悠悠地收书。

    “昨晚又通宵打游戏?”夏延拿了个口罩戴上,一手抱着两本练习册,一手揉了揉任凯的头,“走了,待会儿体育课上我帮你抄。我可不想再被你连累得罚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该多锻炼锻炼,没听那些家伙成天背地里叫你书呆子啊?”任凯听话地停了笔,把笔记本塞给夏延,去教室后面的柜子里拿自己的篮球,两人一起小跑去了操场,正好在铃响之前站进队伍。

    做完准备活动,任凯就和几个男生打球去了;夏延在球场边找了个凉快些的地方坐下,给自家男朋友补笔记。

    等下课了,夏延收好书和笔,往球场看了一眼就转身回教室。任凯远远地看见了,跟打球的一群人打了个招呼就抱着球去追夏延。被晾在球场上的一群人见状,只能散了各自回班,一路上不乏对任凯的吐槽。


    夏日的下午六点,太阳依旧顽强地挂在天际。暖橙色的光透过玻璃照进教室,正好照亮了任凯的半边脸颊。阳光照耀下的少年笑出了两个小酒窝,央求夏延陪他去买冰淇淋。

    夏延向来拒绝不了任凯的笑,但无论如何还是要加上自己的一点私心:“行啊。那晚上补课的时间延长半小时。”任凯听了,装模作样地哀嚎一声,捏着鼻子撒娇到:“夏延哥哥~你最好了~延长就算了吧?”

    夏延稍稍眯起眼睛,看得任凯突然心跳加速。任凯松手,改为摸鼻子的动作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想等吃完饭再讨价还价,就见夏延的脸突然凑近,手搭在他肩上——两人在教室里就亲上了。还是门口传来同学的声音,才装作好哥们互相搂着的样子,一起出去了。刚进门的同学盯着两人的背影看了半天,自言自语到:“怎么感觉任凯眼眶有点红啊?啧,果然是两个怪人。”

    而两个“怪人”并没有听到同学的吐槽,开开心心在校门口吃了饭,买了冰淇淋,就回教室继续接受知识的洗礼了。

    至于晚上的补习?任凯这个表面很强硬、实际很羞涩的人才不会出去到处说,自己两个半小时的学习时间里,一大半在被某人调戏,还没办法反抗。


    高中生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。炎炎夏日已经过了一大半,再有一个星期就是高考了。任凯总算不负夏延的期望和补习,把成绩稳定在全市前列--两个人考到同一所名校的约定算是有底了。这段日子里,任凯比从前沉稳了些,不用夏延催促就知道埋头学习;只是夏延比起从前少了很多逗自家男朋友的机会,只能趁着吃饭、回家的时候牵牵小手,怎一个惨字了得。

    幸亏高考来得也快结束得也快,两天的考试结束之后,两个人就迅速恢复了以前的腻歪。

    最后一场考试,两个人都提前交了卷,从不同的教室直奔校门口的冰淇淋店。任凯出来时正好遇上一个认知的长辈,说了几句话。等到冰淇淋店的时候,就看见夏延拿着一个长的歪歪扭扭的蛋卷冰淇淋,见他来了就递过去:“你最喜欢的香草味。”任凯有些诧异,刚想开口损夏延,忽然发现夏延的耳尖红艳艳的,福至心灵,猜到是男朋友特意做的,到嘴边的话成了:“我最喜欢的才不是香草味的。”见夏延急了,才慢悠悠补充到:“注意形象啊,夏延大大,要是冰山学霸的人设崩了,没妹子喜欢了怎么办?我还没说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喜欢的,是‘夏延’味的冰淇淋。”任凯说完,就着夏延的手舔了一口冰淇淋,冲着夏延眨眨眼,把他拉到角落,主动吻上夏延的唇。

    炎热的、人群拥挤着的夏日;空调里吹着凉风,满是甜味的冰淇淋店;吻在一起、唇齿间带着香草味的少年们。

    青春的气息在烈日下纠缠。

    夏天结束了。

 

 

#梗源列表:陆泽焉,“以‘夏天结束了’为结尾写一个HE的故事”

Q:写作文时夹带过什么私货吗?

每次都带!比如《撒野》里面满怀希望那句(人人都知道就不写全了)、自家儿子的一点点故事、剑三花羊的同人(语文每周作文题材不限嘿嘿)、《残次品》星海学院的校训、《让酒》的歌词“我本桀骜少年臣,不信鬼神不信人”、黑塔利亚的王耀、各种原耽的话、还有,《全职高手》的苏沐秋。

总之!作文全是私货堆起来的!(嗐)

今天的花草和湖水。

樱花落了很多,夏天也快到了。


晨间的樱花,草丛里的贝壳,傍晚雨后的云。

人间四月天。

【原创短篇BL】他和他的钢琴师

        钢琴师的手指修长且骨节分明,在琴键上跃动时的每一秒都是赏心悦目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更是喜欢。钢琴师的每场演出都给他留了最好的位置,他也乐于接受,坐得直挺挺的,恰好能挡住后面的人的小半视线--自家爱人的手才不能给外人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钢琴师每每演奏到半途,他就开始盯着钢琴师的手走神。他回想起平日里给那双手仔细地抹上护手霜的情景,冷白色的皮肤被揉搓出细微的红痕,可怜又可爱;他回想起某一夜,自己亲吻着那双手,从指尖到手心,再到手腕,平日里能稳稳按下每个琴键的手指开始轻微地颤抖;他回想起对钢琴师求婚的那天,自己握着这双手,虔诚地吻上去,再拿出自己精心设计的戒指,给钢琴师戴上--钢琴师从没在手上戴过饰品,可他却知道钢琴师一定会适合这枚戒指--钢琴师本就堪称艺术品的手指和戒指完美地结合在一起,仿佛天生就该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满场掌声从记忆里唤醒,去了后台,给了自家爱人一个拥抱,一如从前每场演出结束后,亲吻那双神赐的手,再戴上手套,戴上戒指,在后台的工作人员揶揄的笑声里牵着爱人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交握着的两只手,一只戴着白手套,手掌宽厚温暖;一只戴着黑手套,无名指上是造型朴素而耀眼的戒指--十指交扣,紧密难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如他们完满的一生。